当前位置: 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

工业4.0要统一好机遇和挑战

发布时间:2017-03-24浏览量:214

3月24日,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进入第二天。今年论坛的主题是“全面全球化与自由贸易的未来”。上午九点,主题为“第四次工业革命的”的分论坛召开。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标志性技术或创新是什么?对传统制造业的主要挑战是什么?

国科控股董事长吴乐斌表示,第四次工业革命应取名为“绿色革命”,使得经济更加有效,更加生态,更加经济。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生日应为上世纪90年代。此外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,对人全方位的教育尤为重要。

广州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曾庆洪以本公司为例表示,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关键词是通过人工智能提升企业。但这也带来了诸如实体经济、网络安全、道德等的许多问题。人们在未来要把机遇和挑战统一好。

以下为论坛实录:

吴乐斌:昨天下午听了几场报告,抢话筒一直没抢着,今天拿着话筒倍感岸珍惜。第四次工业革命要给一个名称的话,我会起一个名字叫“绿色革命”。为什么叫“绿色革命”,用中文表述,使得我们经济活动更加有效,更加生态,更加经济。这个关键词假设用个英文来说的时候,好像还很容易记。G是绿色,D是技术,P数字化,加上清洁能源。数字化的概念是什么,大家都在说数字经济,我理解就是互联网+,还有很重要的一个就是物联网。

大家注意德国的工业4.0提的概念实际上按照我来理解叫8341,8项计划,3项集成,4大主题,1个网络。去年中国春节的前一天在美国参加一个活动,和比尔盖茨在一起吃饭,不只是我们俩,吃了5个小时,其中讨论的一个话题就是说互联网+已经是很多人挣钱挣的非常狠了。物联网什么时候挣钱,我现在知道这个物联网朋友们,我觉得物联网很快就要挣钱了,就在风口上了。

我想这个数字化的概念是互联网、物联网、大数据,把我们所有的经济活动通过这样的一种数字表现的三个E。

如果说第四次工业革命一定要找一个生日,我想应该是上个世纪90年代。当初信息高速公路兴起的时候,在我们科学院请了全国很多大科学家讨论,讨论了一整天。觉得距离很远,后来发现距离这么近,现实比我们预期来的快。特别重要的我想是96年Wi-Fi的发明,这是澳大利亚人的贡献,今天在座的不知道有没有澳大利亚来的。Wi-Fi的发明我们认为计算机计算的东西,发现计算到处都存在,尤其是我们手机,尤其是苹果出来以后,它现在不仅是工具,成了我们的器官了。如果手机落下了像掉了魂一样,Wi-Fi的出现使得我们的计算无处无时不在。

我想如果找一个生日就是这个时候。

我昨天抢话筒没抢着,两个相关的观点没贡献出去,今天跟这个相关。如果第四次工业革命我想很重要的一个,我们的国民准备好了没有,国民准备好,首先是教育。这个教育昨天很多人谈到,说学习以色列的教育,我到以色列去学习了,以色列教育当中非常重要的是以色列人的妈妈很重要。以色列人的妈妈会问孩子,孩子你今天提问了吗?我们中国的妈妈是问,孩子你考多少分?全民教育。

还有全程教育,不要以为拿到博士学位就完了,是终身学习。

第三全方位教育,很重要的是创新的教育。德国人会给孩子留出一个创新的大脑空间,不准他去课外的辅导课。我们拼命赶出去,我那个时代留了很多的创新,不让我们读那么多东西。

我想我们中国的教育还要大大改进、改善,来适应于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兴起。

还有一个创新,昨天有一个话题讨论创新的基因,我和我的朋友听了以后觉得偏了,没有讨论基因的问题。创新,基因就是两个,一个是好奇心,一个是功利心。这两条需要一个生态系统,我们国科控股致力于打造知识海洋到资本海洋的体系,我们称之为国科的创新体系运河,有两个结构中国没有,一个是美国的硅谷银行,叫科技银行。非常遗憾我们某些人的观点认为科技银行是行业银行,不需要办,这种错误的观点一直到今天还阻挡了我们科技银行的兴办。

还有我们在以色列学习了,要有科技冒险,科技创新太重要了,但是科技创新充满了风险,谁在替我们背书,以色列有很好的安排就是科技保险公司。我们中国真正要迎接第四次工业革命,真正要建立起我们自己的创新体系,这些都太重要了。而现在我们科学院或者我们国科正在做,正在致力于打造中国的科技银行,科技保险,但是我们还正在路上,还需要全社会来支持,希望朋友们有机会支持我们、帮助我们。

这是对第四次工业革命我的理解和我的观点。

曾庆洪:谢谢主持人,大家早上好!刚才各位讲的非常好,有绿色革命、AR/VR,我是搞实体经济的。我的理解第四次工业革命核心的核心就是智能化。把各种技术,大家刚才讲的,怎么融合在一起,我想以后不管是物理世界也好,不管是数字世界也好,还是生物世界也好,我想之间不会有差距,没有间隙的,融合在一起。

今后作为我们实体经济,可能十年、五年迎来真正的第四次工业革命,我们希望我们有智能的汽车,通过智能的制造,通过智能的服务,为大家提供更好的产品,谢谢!

主持人:曾总把自己的时间奉献给其他的几位嘉宾。接下来这轮问题从曾总开始,刚才大家谈到第四次工业革命一般的概念,理念上的东西。实际上我们嘉宾都是来自各行各业的,有中国最大的汽车制造集团之一的广汽集团,有中科院背景的投资和控股公司,有全球知名的沃尔沃,重工机械不是汽车,也有达索系统,不是军火商的达索,也有Tim来自虚拟和增强现实,还有游戏的引擎这样的产业。

我想今天他们都可以从各自的产业、各自的领域来谈一谈第四次工业革命给他们带来的机会,但也有挑战。我也允许你们做一点广告。

曾庆洪:谢谢主持人,我刚才讲了我是来自实体经济做汽车的,也可以说是传统的企业,怎么通过第四次工业革命来提升我们自己。关键词是通过智能制造,我们的产品怎么通过智能制造,怎么成为一个智能产品以及智能服务,我们现在在做无人驾驶的试验。

现在正在高速公路,在城市做测试。我相信未来很快,最起码会分三个阶段,现在我们解决的是辅助驾驶,现在女士开车都不用担心。接下来是半自动驾驶,我们可能是固定地方接送,然后是全自动驾驶。以后共享汽车,大家不用自己买车了,直接通过共享汽车,它会自动接你。

传统的企业想转变的话,可能就是通过智能制造和智能的产品,这是很好的机遇。

同时也带来很大的挑战,大家知道以后人工智能化了,机器人,效率提高,但是带来的智能汽车很多问题,包括实体经济。比如说网络安全的问题,比如说道德的问题,因为智能驾驶同时发现有一个老人和小孩,你设计的是撞谁,人要设计好。

还有一个很大的挑战就是就业的问题,去年达沃斯的时候,我今年也去了。专门有一个未来就业的报告,可能第四次工业革命以后,对就业有很大的影响,因为自动化了、智能化了,它的报告未来五年可能会消失700万岗位,这也是很大的挑战。

还有一个挑战就是我们的规模成本问题,智能化要有大的投入,没有大的产出,也可能会增加成本。我们人力成本高了,前一段时间我在北京参加中国发展论坛,大家认为中国的成本,可能招一个工程师比美国贵,其实我们招很多工程师是从美国招回来的。在底特律招汽车人才,包括新能源汽车,商电核心技术的人才,我们现在招很多人才肯定比美国条件好,为什么他要过来,现在成本慢慢在增加。

我们面临的挑战会很多,关键是我们今后怎么样把机遇和挑战统一好。谢谢。

分享到: 0

Copyright Long-Asia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皖ICP备16007376号 技术支持:黄山时亿网络部分图片、文字、字体来源于网络,如若侵权,请联系本网删除。